移动版

华天酒店资产运作频频 能否逃过ST?

发布时间:2020-01-21 15:34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2018年亏损,2019年再亏,是不是就ST了?”“是的。”“连续3年亏损,会退市吗?”“连续3年净利润为负值,交易所有权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2019年12月20日,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投资者与华天酒店(000428)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428.SZ,以下简称“华天酒店”)进行了这样的对话。

同样来自资本市场的消息,这一品牌近期遭到了大股东减持。2020年1月14日,华天酒店发布公告称,公司持股26.69%的第二大股东湖南华信恒源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华信恒源”)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华天酒店股份500万股,占华天酒店总股本的0.49%。结合减持均价计算,华信恒源已减持的500万股股份套现1305万元。

减持的大背景是,2019年下半年华天酒店频频转让子公司股权、债权,以增加税前利润。然而根据其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华天酒店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600万元。

针对华天酒店的经营状况、转型战略等,《中国经营报》记者向其董秘办发去采访函并致电,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重资产的烦恼

华天酒店确立了“重资本、轻资产”的新型发展战略,并自2013年开始频繁尝试资本运作。

2018年巨亏4.78亿元后,华天酒店在2019年前三季度累计已经亏损1.82亿元。尽管在2019年下半年开始密集抛售资产谋求扭亏,但4次资产抛售仅有2次对外成交。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出售资产基本上都是为了保壳,之所以会面临保壳问题,原因都是主业经营不善。陷入这种困境的企业应该认真做好主业,改善业绩,或是进行资产重组,引入新的主业资产。

《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曾深度考察过华天酒店的业内人士以及华天酒店的常住客发现,如今“卖子保壳”的华天曾有过辉煌的成绩。

“十几年前,在湖南有‘吃在华天’的说法,表明大家对华天酒店餐饮的认可。”一名曾多次入住华天酒店的商务人士说道,“那时候在华天酒店用餐都要提前预定,否则没位置,这在其他酒店是很少见的。”

中国饭店协会和盈蝶咨询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酒店连锁发展与投资报告》显示,2019中国酒店集团规模TOP50排行榜中,华天酒店集团排名28,客房数10348间,门店数57家。华天酒店2018年财报显示,餐饮占营业收入比重为33.35%,报告期内实现餐饮收入约3.2亿元,同比下降10.13%。

在一篇对于华天酒店前董事长陈纪明的专访中提到,华天酒店最初由部队招待所起家,1997年华天酒店建立了湖南省第一家五星级酒店。自1999年开始,华天酒店实现连锁酒店由省内扩展至全国,逐步在北京、武汉、长春等地建立了高星级酒店。公司资产总额从1999年的6.27亿元猛增至2013年的80.4亿元;营业额也从1999年的1.43亿元,增加到了2013年的17.8亿元。然而,受中央“反铺张浪费”和“严控三公经费”等政策的影响,国内高档酒店行业的景气度急转直下,华天酒店的酒店主业开始进入增长的瓶颈期。

2019年5月15日,华天酒店发布公告称,根据实际经营情况所需变更了经营范围,增加了“酒店管理咨询服务、信息管理平台服务以及酒店品牌输出”等内容。

“华天酒店品牌影响力打出来之后,在湖南接了一些托管的项目,帮助其他品牌管理酒店,然后收取管理费,输出管理。然而在这过程中,华天酒店没有把自己的资产做得更轻,反而把自身资产做得更重了。”酒店产权网联合创始人冯少辉分析称,华天酒店有几个核心资产在老火车站附近,而随着高铁站的兴建,城市新的经济企业中心、金融中心、政务中心从老城区迁走,华天酒店没有将这些资产及时卖掉,影响了经营绩效和资产变现。

“华天酒店基本是不动产投资的重资产模式,因此还本付息、折旧摊销的压力大。由于中西部地区酒店房价相对低,因此投资回报困难很大,华天酒店混改以后,在业务发展战略方面缺乏配合,因此收效甚微。”华美顾问集团高级经济师、酒店业专家赵焕焱分析称,华天酒店的转型应该轻重并举,由于华天酒店的管理水平在中西部有一定优势,其主营业务应该大力发展品牌输出的酒店管理业务,以管理费收入减轻投资回报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华天酒店确立了“重资本、轻资产”的新型发展战略,并自2013年开始频繁尝试资本运作。2020年1月10日,华天酒店举办了与怀化大峡谷景区合作的启动仪式,华天酒店董事长蒋利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为适应酒店行业发展趋势,华天酒店集团经内部梳理调整,确立了“轻资产+”战略发展方向。一方面以酒店发展为核心主业,重塑华天酒店品牌形象,对存量酒店产品升级改造;另一方面对酒店、文化旅游、景区景点等产业链资源进行协同与整合。通过新产业与新资本联动推进产业结构不断转型升级。

“经济型酒店蓬勃发展的时期,华天曾尝试过做经济型快捷连锁酒店,但试水没有成功。”冯少辉分析认为,快捷酒店对于标准化要求更高,节奏更快,高星级酒店相对发展较慢,很难跟上节奏。此外,华天酒店之前的核心资产已变为负累资产,从战略上看,华天应尽快转移这部分资产并重塑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高星级酒店洗牌在即?

“就像一群武林人士在一起比武,走到最后的,一定是有自己绝招的。”

由于华天酒店持续亏损,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也频频就退市的问题发起提问。根据沪深证券交易所的规定,上市公司经审计两个会计年度的净利润均为负值,会被宣布为财务状况异常。而近日,华天酒店第二大股东减持也引发了广泛关注。

“作为大股东进行减持,一般都是由于自身对资金流动性的需要,逢高减持。大股东减持如果不会影响实际控制权变更或是不属于套现离场,基本上不会对投资者造成影响。”沈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如果是被动减持或者大股东减持会引发实际控制权变化,投资者要更多关注相关动向。而此次华天酒店第二大股东套现离场,可能是因为华天酒店经营管理水平提升不明显,华信恒源参与混改看不到扭转乾坤的可能性,于是套现退场。”沈萌说。

“高星级酒店最大的问题是数量太多,很多是政府鼓励地产商建设而成,由于产能过剩,客源不断被稀释、分流,高星级酒店的经营陷入了恶性循环。”一位不愿具名、从事酒店资产并购的业内人士表示,由于高星级酒店的生存状况不好,员工工资无法足额按时发放,人才就不愿意来酒店业工作,酒店业管理水平一直很难提升。“全球一共90多万家酒店,中国有40多万家,接近全球的一半,总量是美国的5~6倍,而美国酒店的平均出租率是80%。”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全国星级酒店平均出租率为60.86%。

根据盈蝶咨询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酒店管理学院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大住宿业发展报告》,截至2017年底,全国住宿业的设施总数为45万余家,客房总规模1677万余间。

从全国酒店类住宿业的档次分布的总体情况来看,经济型(二星级及以下)、中档(三星级)、高档(四星级)、豪华(五星级)这4个档次的设施数分别是27.7万家、2.3万家、1.2万家和0.4万家,所占比重分别是87.3%、7.5%、3.9%和1.4%。

“高端酒店相对于中低端酒店而言,竞争激烈程度相对小一些,总体表现较好。”赵焕焱认为,中国2019年一季度酒店经营全线同比下降,高端酒店二季度和三季度同比连续上升。

“就像一群武林人士在一起比武,走到最后的,一定是有自己绝招的。”冯少辉表示,在高星级酒店高度饱和的状况下,未来一定会陆续洗牌,政策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行业,对于高星级酒店也会产生不小的影响,最后留下来的就是有特色、有良好资产运营能力的企业。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